春節正在向13億中國人走來,提到春節,每個人都有一顆涌動的心,有人歡喜,有人恐慌,有人無憾…但唯一不變的旋律是:什麼都無法阻擋我們回家、回鄉的步伐!
  在這個功利的時代,人們對生活的焦慮似乎在過年時集中爆發——不成功怎麼衣錦還鄉?
  大齡剩男剩女怕被催婚……
  年輕人怕被問工資、問未來……
  學生怕被問學習成績……
  老百姓怕送禮……
  13億中國人,對於過年的期待,各不相同。不知何時,我們默默地把過年分為了三派:恐慌派,無感派,歡喜派。
  當春節的團圓意義淡化,家庭成員價值觀衝突,越來越多的“恐慌派”想說:恐慌,並非不想過年,而是怕別人碰觸到心中最嚮往的東西,過年最重要的是快樂。
  當消費觀念轉變,閱歷和視野逐漸豐富,越來越多的“歡喜派”想說:何不帶著一顆感恩的心過年?我們可以帶著愉悅興奮的心情,換一種方式,在旅行中過年。
  當年味漸漸淡化,生活條件逐步提高,親情觀念生疏時,越來越多的“無感派”想說:隨著交通的發達,距離已經不是問題,只要心情愉悅,每天都像在過年。
  我們盤點了周口人對過年的三種態度,有21%的人屬於恐慌派,有24%的人屬於歡喜派,有55%的人屬於無感派。在我們的調查里,無感派似乎成了我們專題的主角,他們有他們的理直氣壯和情有可原。
  本期,東方今報記者選取了三種過年派中的三位主角,傾聽他們內心最真實的故事。有旅游過年的歡喜派,有身負責任的恐慌派,還有每天都像過年的無感派。
  最後,讓我們彼此包容、理解,回歸節日的本來意義,祝大家春節——快樂!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薑昀辰
  帶著妹妹旅游過年
  姓名:牛彥合
  性別:女
  工作:助理規劃師
  年齡:24歲
  過年:歡喜派
  2014年新年願望:
  少花錢,提高工作效率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 薑昀辰/文
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 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,過年的方式變得多種多樣,而旅游過年似乎成了一種潮流。2013年,牛彥合一家4口選擇去海南旅游過年;而今年,牛彥合已經定了去香港的機票和酒店,準備帶著妹妹去香港過年。她說,這種旅游過年的方式讓她感覺到新鮮、刺激!
  “之前幾乎每次過年都一個樣,沒有新意。去年,我們一家四口人就在除夕那天出發了,因為妹妹年齡小,沒有身份證,我們就買了火車票,先是到了廣州,再從海安坐輪渡到了海南。”牛彥合說,在海南過年的那四天,他們全家玩得很快樂,路上導游還組織了小活動,幾天的旅行感覺很幸福。
  從那以後,牛彥合就愛上了旅游過年。“我用這種方式過年,一方面是因為工作的這半年,過得很累,想放鬆一下自己。另一方面是想逃避過年時的壓力,因為隨著年齡越來越大,每年過年都會有親戚朋友各種問工作、問感情、問收入,他們越問我覺得壓力越大。”牛彥合坦言,工作以後她每天都很忙,想趁過年這個機會好好旅游一下,放鬆自己。
  牛彥合1月14號就把去香港的機票和酒店定好了,行程也安排好了,提到自己的香港之旅,她滿臉期待。“因為妹妹的理想大學是香港大學,正好今年有時間,就想帶著妹妹去香港轉轉。不過趕到了旺季,一些酒店都比較貴,但還是蠻期待的。雖然是窮游,但我相信一定會很美好。”
  牛彥合說,她小的時候很期待過年,隨著年齡的增長,在不同的年齡段對過年的理解都不一樣。“小時候過年時,我會收到很多壓歲錢,還有新衣服穿。再長大一些,因為學習負擔的加重,對過年的欲望就沒有那麼強烈了。現在工作後,自己能掙錢了,對過年更沒那麼期待了。”
  牛彥合認為,這次和妹妹旅游過年也是鍛煉的一次機會,她想通過旅游放鬆自己,更好地理解生活。“這次旅游一部分是自己的錢,一部分是父母的補助,希望明年再旅游時,就不要再花父母的錢了,我要經濟獨立。”
  過年了 身上的責任更重了
  姓名:晉博
  工作:大三學生
  年齡:21歲
  過年:恐慌派
  2014年願望:
  考上南京郵電研究生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
  薑昀辰/文
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  從小時候的歡喜過年到現在的恐慌過年,晉博說,隨著年齡的增長,現在過年,他考慮更多的是怎樣孝敬父母,而不是像小時候那樣無憂無慮地玩耍。“新年來了,我覺得我的責任又加大了。”
  晉博是安陽工學院的一名大三學生,1月8號放假回家放了行李後,就去商丘幫助一個叔叔做生意,十天的時間,他掙了1000元。“我現在年齡大了,想通過自己的努力養活自己,叔叔比較照顧我,給了我1000元讓我過年,我很有社會存在感。小時候過年都是爸媽給我買新衣服,今年,我想用這1000元錢給父母買東西,孝敬他們。”
  晉博說,新年即將來臨時,他想得更多的是如何總結這一年。“這一年我學到了什麼?收穫了什麼?新的一年我要有什麼計劃?我現在想得更多的是這個。而小時候過年時,我沒有太多關於責任的想法,也沒有壓力。”
  晉博恐慌過年不是單純地害怕親朋好友問成績、問戀愛,他是思想上的恐慌。“我每年過年也會被各種各樣的親戚朋友問學習成績、問有沒有談女朋友,像這些問題我都可以敷衍一下,我現在害怕別人問及我的未來。我還有一年就大學畢業了,今年是最關鍵的一年,現在好多同學都在為畢業後做準備,好多人都選擇了直接工作,而我選擇的是考研。”
  晉博的理想研究生學校是南京郵電大學,好好讀書,準備考研,是他2014年最重要的事。“新的一年我有很多希望,一方面我想減輕父母的壓力,另一方面我還要好好讀書,完成學業。我覺得過年給我更多的是時間的加速,這種加速讓我恐慌。”
  和家人在一起 每天都是過年
  姓名:魏華
  工作:淮陽縣北關社區醫生
  年齡:43歲
  過年:無感派
  2014年願望:
  新的一年裡天天有個好心情更重要
  □東方今報見習記者
  薑昀辰/文
 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  十幾年前,他為了等待新年鐘聲敲響一夜不睡;現在,他和家人在新年那天選擇睡到自然醒,新年成了最平常的一天。魏華說,生活水平提高了,他對新年就沒那麼期待了,平時都是想吃啥買啥,而不是非得等到新年那一天才能吃好的,穿好的。
  魏華提到10年前過年的熱鬧,非常激動。“10年前,我在農村時,一到過年的時候,全村就沸騰了。一到臘月二十,村裡的各家各戶都忙著蒸饃、炸油條、炸丸子,還有殺豬宰羊的。除夕那天,我都是一夜不睡,凌晨四五點就出門挨家挨戶拜年,基本上把一個村走一遍。”魏華說,現在他很少出去拜年了,大年初一那天都是和家人睡到自然醒,出去逛街拍照。
  提到現在的過年,魏華認為現在的親情關係淡薄了,年味也淡了。“之前過年,我們一大家子人都聚齊,圍在桌子旁吃飯,那場面很壯觀。現在父母都不在了,這種聚餐的機會就很少了,親戚之間也很少走動。”魏華兄妹6人,他是家裡的老小,現在兄妹6人分佈在不同的城市,平時都是通過電話、網絡聯繫的多,見面聚會的機會很少。
  如今,魏華已經來縣城生活十幾年了,他已經完全融入了城市生活。“我的診所前面就是菜市場,賣啥的都有,想買什麼隨時都可以買。我一般都是年底最後幾天才開始購買年貨,因為現在有超市,買東西都很方便。”
  自從國家不提倡過年時燃放煙花爆竹,魏華過年時放炮就少了。“沒有炮聲後,我總覺得過年缺少點東西。之前過年,我們家都會放開門炮和關門炮,還有很多盤炮,現在過年,我都是在春節晚會零點的新年鐘聲響起時,下去放一盤開門紅炮。”
  魏華是個攝影愛好者,每年的除夕晚上和初一早上,他都會背著相機帶著家人去淮陽太昊陵拍照。他認為攝影已經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,他想通過相機記錄每天的美好生活。“生活條件提高了,我們要學會享受生活。對於我來說,每一天都像是過年,所以我對新年少了期待,多了享受。”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快過年了 你屬於哪一派?)
創作者介紹

行山

ctczzxbou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